红木知识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木知识 > 红木知识
张辉:明式家具的螭龙纹与科举制度
文章来源:华行红木 更新时间:2019-07-25 收藏此页

明式家具中,有大量的大小螭龙纹,为苍龙教子之义,形态各异,丰富多样,这在同时期工艺品中是一道奇观。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螭龙纹呢?观察螭龙纹与什么寓意的纹饰图案组合一起,可以理解它的使用意图。

一、教子纹饰与新婚纹饰

在某些家具上,螭龙纹与麒麟纹、凤纹、鸾凤纹、喜鹊纹、鸳鸯纹等组成一组图案。而那些纹饰图案均明确与婚庆器物相关;其二是在某些大小螭龙之中,交织雕有麒麟送子纹,即教子纹中有祈子图案,祈子与教子共生于一个纹饰图案上。

在传统婚嫁活动中,祈子与教子读书、科考中举、金榜题名的祝愿是同一系列、相互联系的主题。婚庆中有各类表达这些主题的活动。

汉唐以来,汉族各地就有结婚时“撒帐”的风俗,即新婚之夜,新人对拜坐床后,由挑选“好命”妇人向床帐内新婚夫妇身上撒五色彩果,以使新婚夫妇感应抛撒物的“生殖力量”而生子。

唱撒帐歌也是几百年来婚庆时常见的活动,即在撒帐时唱一些顺口溜式的吉祥祝福歌曲。散落在历史风烟中的撒帐歌词最能明确表明婚庆活动中祈求子嗣、教子读书、科考得中的社会心理。元代戏曲《裴度还带》里有段撒帐歌云:

再撒南方丙丁火,养的孩儿恰似我;状元走入房中去,赶的新人没处躲。

近代民间流行的倒十撒帐词云:

十年窗下,九载苦读,八百教者,七篇文章,六国丞相,五堂魁首,四时如意,三元及第,两朵金花,头名状元在你家。

还有撒帐词曰:

一撒天门开耶,喜呀!天官赐福来。喜呀!二撒地门开耶,喜呀!地官送子来。喜呀!送子不送凡间子呃,喜呀!单送文曲星来。喜呀!文一对耶,喜呀!武一双,喜呀!文武双双状元郎。喜呀!

撒帐歌中常见此类文字:“夫妻生活甜如蜜,早得贵子状元儿”。“金玉满堂福禄寿,来年定得状元儿”。“老君送来麒麟子,明年生得状元儿。”这些明确的文字是婚事中,求子、教子、科考求禄社会观念的最明确的诠释。

明清日常生活用具中,此类观念图案也有体现。明代大量铜镜纹饰图案多以多子、科举及第、长寿为题材。一方面反映了国家对科举考试的重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愿望。铜镜纹饰图案从内容上可分成以下两种:一是科举类,主要有“状元及第”、“连进三元”、“庆元及第”纹饰等。二是多子、福寿、喜庆类,主要有“九世同居”、“长命富贵”、“百寿团圆”纹饰等。(苏强:《明代铜镜概述》,《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2年第4期。)

铜镜是古代嫁妆的必备物,其上多子、科举中第内容与陪嫁品的结合,同样反映了科举制下的结婚时祈子、教子的观念。

在明清各类器物和版画上,状元及第图中常有孩童形象,中间的人物骑着高头大马,上举冠盖,表示得中状元,另外的孩子手持如意、喜报以示庆贺。而这个骑马中状元的人物形象也往往是一个孩子形象。这些把祈子、教子、科举祈禄寓意完整地联系在一起的器物,就是结婚时使用的。

这种状元郎骑着高头大马的图案,过去的解读基本是止步于这是状元及第场面,这个器物作何使用,就少有人论及了。

笔者认为麒麟纹、百子图、苍龙教子纹、鱼化龙纹、状元及第纹是一组完整的、相互关联的社会观念图案,意为祝愿得子、教子读书、科举及第,它们是婚嫁时用品上常见的图案。还可以得出一个更为广泛的结论,凡带有状元及第、连中三元、魁星踢斗、五子登科、带子上朝、燕山五子、十八学士一类图案的竹木牙角器、漆器、瓷器、玉器等均为婚嫁时制作使用。

在婚嫁之时,家具纹饰上表达祈子、教子、读书、科举、祈禄愿望。成为当时的风尚。这是传统家庭的一条观念链和视觉表达链。

许多黄花梨螭龙鸾凤喜鹊纹架子床,可以说明婚嫁与教子观念的关系。架子床门楣子绦环板透雕喜鹊登枝纹,表达婚庆之喜。挂檐绦环板上透雕鸾凤呈祥纹和透雕喜鹊登梅纹。床围子斗簇四合如意纹中间为螭龙纹。高束腰、前牙板上雕螭龙纹。这些螭龙纹的寓意均为苍龙教子。

这个架子床的纹饰分别为喜鹊登枝、龙凤呈祥、苍龙教子,它们组合一起表达了这样的叙事,即在婚庆之际,祝福夫妻生活和美,教子成才,望子成龙。这种叙事在明式家具上是最常见、最通行的形式。

二、子母螭龙纹与鱼化龙纹

在明式家具中,雕有各类子母螭龙纹,图案上凶猛、严厉的螭龙张嘴形象表现为教子的喻象,寓意为苍龙教子、教子朝天、教子成才。而在明式家具上出现的“鱼化龙”、“鲤鱼跳龙门”图案之意,就是教子成才、教子冲天的美好愿景。

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鲤鱼跳过龙门就可以变成神龙。在科举制中,科考考场的二门或三门被喻为龙门。读书人把科考成功、金榜题名、进士及第比喻为“登龙门”、“鲤鱼跳龙门”、“鱼化龙”。

唐代封严《封氏闻见记》卷三《贡举》载:“故当代以进士登科为登龙门。”

“鱼化龙”、“鲤鱼跳龙门”纹饰图案在明式家具中不乏杰作,下面举例说明:

1.黄花梨鱼化龙纹圈椅

清早期黄花梨鱼化龙纹圈椅靠背板上雕鱼化龙纹,靠背板上方开光透雕龙纹,下方浮雕鲤鱼纹,意为鲤鱼跳龙门。

清早期黄花梨鱼化龙纹圈椅,选自伍嘉恩《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
清早期黄花梨鱼化龙纹圈椅,选自伍嘉恩《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

2.黄花梨鲤鱼跳龙门镜台

黄花梨鲤鱼跳龙门镜台气势颇大,五屏风式围子的正面上雕云龙纹,细视其下有门状图案,其上阴刻“禹门”两字。禹门下、波浪中雕有鲤鱼纹。禹门为地名,即龙门,相传为夏禹开凿,故名。禹门又被指为科举试场,过禹门(龙门)者即如鲤鱼跳龙门。两侧屏风上各雕凤纹,前围子上雕回首小螭龙,屏风出头雕张嘴螭龙头。这件妆奁用具的一组图案典型地表达了对祈子、教子读书、科考及第的美好祝愿。

清早期黄花梨鲤鱼跳龙门镜台,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2007年3月
清早期黄花梨鲤鱼跳龙门镜台,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2007年3月

3.黄花梨鱼化龙鹤纹镜台

黄花梨鱼化龙鹤纹镜台为五屏式,各屏出头上分别雕螭龙纹、螭凤纹,各屏上段雕鹤纹,仙鹤为清代一品文官补服上纹饰,称为一品鸟,寓意一品当朝,为祈仕之意。中间一扇屏风中段透雕头戴官帽的人物,其下为鱼化龙纹,水波纹上雕龙头和鱼尾。头戴官帽的人物面前有一个凤纹。这组图案分别是龙凤呈祥、早生贵子、鱼化龙、一品当朝。表达了新婚之际的叙事:祈求子嗣,教子读书,科举顺利,仕途顺遂。

清早期黄花梨鱼化龙鹤纹镜台,香港两依藏博物馆藏
清早期黄花梨鱼化龙鹤纹镜台,香港两依藏博物馆藏

4.黄花梨鱼化龙纹脸盆架

黄花梨鱼化龙纹脸盆架上有一系列纹饰,是极为典型的组合,观念寓意明确,同时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表明在婚庆陪嫁用品上,螭龙纹与教子成才、科举及第观念之间的关系。

清早中期黄花梨鱼化龙纹脸盆架,故宫博物院藏
清早中期黄花梨鱼化龙纹脸盆架,故宫博物院藏

脸盆架搭脑出头圆雕云龙头纹。作为后来者,云龙头纹替代了回首螭龙头纹,形象变化,但苍龙教子的含义仍在。搭脑下花牙板雕喜鹊登梅纹,左右挂牙雕饰凤纹,中牌子上雕头戴官帽的人物像,脚下为鱼化龙纹,鲤鱼头前雕云龙头。中牌子下的攒框装心板上雕一甲传胪纹,所雕螃蟹和开花芦苇纹,取螃蟹披甲之“甲”音和芦苇之“芦”音,其寓意为“一甲传胪”,科考高中。

明清两代,进士经殿试后,按成绩高低分一甲、二甲、三甲。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称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

科举制度中,殿试后由皇帝宣布登第进士名次的典礼,叫做传胪。

黄花梨脸盆架中牌子上的人物像和鱼化龙纹另外脸盆架牙板上的缠枝莲纹和前腿柱头上的狮子纹表明脸盆架制作于清早中期。纹饰雕刻里出现人物和动物等形象也是这一时期的产物。

在最晚期的明式家具上还雕有文曲星化身的禄星纹、官居一品(仙鹤)纹,更是对读书中举、金榜题名的直观表达。子母螭龙纹(云龙纹)、鱼化龙纹、独占鳌头纹、禄星纹、官居一品纹、一路连科(鹭鸶)纹、一甲传胪纹相配伍,表明它们是同一种语境、同一种家庭价值观念中的不同表达形式。这些图案的主旨是鼓励后代读书入仕,科举及第,光耀门庭。

5.黄花梨一路连科一甲传胪纹隔扇花板

黄花梨一路连科一甲传胪纹隔扇花板,是一件含义典型的器物,整个画面纹饰大部为芦苇、莲花、莲蓬、莲叶,它们和鹭鹭组合,谐音为“一路连科”。左下角雕螃蟹与芦苇相合,又取“一甲传胪”之音意。

清早期黄花梨一路连科一甲传胪纹隔扇花板,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5年11月拍卖
清早期黄花梨一路连科一甲传胪纹隔扇花板,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5年11月拍卖

同鱼化龙纹的含义一样,一路连科纹、一甲传胪纹表达的也是教子成才、科举成功之意。它们也是求子、教子纹饰体系中的一项,而且是最直接点题的一项。

宋代规定宰相、翰林学士等,必须由科举出身者担任。成熟的科考制改变了众多有才华的清寒知识分子的人生和命运。南宋《三字经》中有“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的句子,歌颂窦家五子科考获取功名,并形成了“五子登科”的成语,明清两代,科举制度进入鼎盛

阶段。明朝中期后“非进士不进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科举成为高级官员必经之路。

明清两朝,接近一半的进士是寒门出身,祖上或为文盲,或读过书,但未作官。科举选士制度打开了知识分子向上流动的通道,为学子走向社会上层打开了大门。学子只要“一登龙门”,高榜题名,便会升官晋爵,光宗耀祖。通过读书科考出人头地成为全社会对后代的期望,科举制极大地激发了许多家族对后代的强烈劝学热情。

近几十年,学术界对科举制度评价较高:科举制度以考试为选拔人才的基础,颇有些考试面前人人平等的味道。体现出任人唯贤,淡化了世族、门第的影响。形式上几乎给每一个人提供了可以进入仕途的均等机会,而且确实使大批知识分子进入到封建国家统治机构中来。

“科举对于知识的普及和民间的读书风气,亦起了相当的推动作用。客观上由于科举入士成为了风尚,中国的文风普遍得到了提高”。同时对知识的普及起了一定作用,间接维护了中国文化及思想的统一和向心力。从个人角度来说,一个出生普通家庭的人想要进入社会较高阶层,升官晋爵,都是依靠科举考试。引导家庭子嗣刻苦学习,通过读书科考,出人头地,使其走向有作为的人生,这成为社会对后代的期望。那么,螭龙纹和苍龙教子文化直接反映了这种社会现象。

作者简介:

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明清家具研究学者张辉
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明清家具研究学者张辉

张辉,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整理《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2017年出版《明式家具图案研究》(故宫出版社)。

(来源:第五十三期《品牌红木》  张辉∕文)

罗浮宫店:佛山市顺德区罗浮宫家具博览中心4FC16-19铺    品鉴专线:0757—28829818

Copyright © 2017-2020 华行世家. All Rights Reserved